新闻资讯

午托班连锁梅城“午托热”调查:市场需求大 野蛮生长处于监管空白地带

发表时间:2020/6/8  浏览次数:41  
字体大小: 【小】 【中】 【大】

  近年,小学生午间托管现象持续升温。记者走遍梅江区各小学周边,统计出大大小小的午托机构不少于70家。其中,走访的梅城部分小学,每间附近都有几家午托机构。

  午托的火热发展,满足了不少家长托管小孩的需求。但记者调查发现,午托还存在着缺乏行业标准、申请门槛低、管理混乱、食品卫生安全难保障、师资水平参差不齐等隐患和问题。引导午托市场规范发展、“托”住孩子们健康成长,是当前面临的迫切课题。

  日前的一个中午,记者来到梅城江南龙坪小学门口,看到有三四家午托机构的工作人员早已站在学校门口,他们手上分别举着对应午托机构的牌子,等待学生放学。

  记者走访了梅城部分小学发现,每座学校周围都有一两家午托中心,有的学校周围甚至多达四五家,而且都在门口放置有招生的广告牌,还有一些午托机构的负责人在机构门口或者学校门口派发传单。记者从江南路一路走去,手上已经拿到一叠午托机构的招生传单。

  龙坪小学附近的彩虹艺术培训中心也是一家托管机构,规模也算是比较大的,有9个班别、200多名学生。“现在的家长们都越来越忙,把孩子放到我们这样的托管中心,午托班连锁由托管中心帮这些家长照看孩子。”彩虹艺术培训中心的黄老师说,梅城的小学周围基本都有午托机构,这已经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。记者发现,龙坪小学附近至少有4家负责托管学生的机构,门口都贴满了招生广告以及各种优惠“套餐”。

  记者通过走访附近几家午托机构了解到,每家的收费参差不齐,没有统一的标准。根据服务项目的不同,价格在350—800 元/月之间浮动。350元/月的收费包括周一至周五中午接送,含中餐和水果;400元/ 月的收费包括周一至周五接送,不仅含中餐和水果,还有午睡醒来吃的点心;800元/月的收费包括周一至周五全天接送,除了午餐晚餐,还有两餐点心,以及下午放学后的作业辅导,托管时间至晚上18 时30 分。此外,这几家托管机构周末还开设了一些书法、美术等兴趣班,报名也十分火爆。

  如今生活节奏越来越快,很多家长工作忙碌,中午没有时间来照顾孩子,午托机构因此应运而生,解决了家长的这一燃眉之急。

  罗先生从事装修行业,小孩在江南小学读一年级。他告诉记者,他每天中午1点多才下班,下午也要到6点多钟才下班,“孩子的妈妈也忙,我们的下班时间和孩子的放学时间都有一个时间差,每天都很忙,所以把孩子送到午托中心。”罗先生显得有些无奈。

  家住江南团结路的黄女士的观点和罗先生一样。她表示,她的孩子正在读二年级,她夫妻俩平时工作比较忙碌,而且上班的地方离学校远,中午根本没时间接送孩子,午托班连锁家中的老人年纪也比较大了,所以才把孩子送到午托。

  “孩子的家长因为工作原因无法在正常时间接送孩子,而我们能够提供这些帮助和服务,供需双方各有所求。”江南小学附近的萌智午托中心的赖老师说。

  但是,也有小部分时间充裕的家长却也选择把孩子送到午托机构。“我让小孩去午托并不是因为我没时间看管她,而是为了从小培养她与同学的相处能力,学会如何与同学和睦相处,同时锻炼她独立生活的能力,让他们能够尽早地适应群体生活。”家长詹苇丽说,如今的孩子很多是独生子女,在家都是长辈的“掌上明珠”,这样容易造就他们自以为是、娇惯之风,以致不懂得与他人和谐相处,选择让小孩去午托恰好能弥补这一方面的缺失。

  随着午托功能的多样化,家长们的动机也变了。虽然“午托”主流仍是解决中午吃饭、休息的问题,但越来越多的家长对午托的附属品“课业辅导”寄予了更大的期望。不少家长也是冲着帮忙辅导孩子做作业,以提高学习成绩为目的才选择把孩子送到午托机构的。

  “孩子在家写作业的效率很低,一边写字一边看电视,做不到专心致志,每次单元考试都不理想。”家长蔡小华告诉记者。她说她的孩子本来就属于比较好动的学生,下午放学就让孩子待在午托机构和其他孩子一起学习,完成作业后才把孩子接送回家。据了解,一些午托机构除了中午时分帮忙照看孩子,负责伙食外,下午还开设有辅导作业班,午托老师会督促和指导学生做作业。

  放学后的孩子正在做作业,老师辅导的同时工作人员还会拍照上传到家长微信群,家长们可掌握实时动态。

  午托机构在服务学生、替家长分担压力方面获得了不少家长的认同。但是,整个午托市场却还存在着一些监督上的空白,鱼龙混杂隐患多,令人担忧。

  记者走访梅城部分午托机构发现,一些午托机构的空间过于狭小,通风不良,极易引起病菌的传播,甚至发现一个30 多平方米的房间挤满了三四十个孩子在午休。江南小学附近的一家午托机构负责人告诉记者,随着租房成本的上升和激烈的市场竞争,不敢随便提价,所以只能选择租赁一些廉价、空间较小的地方。午托班连锁“通风不良的情况下,流感病毒就开始传播,我的孩子自从去了午托班隔三差五就感冒。”家长罗耀涵和许多家长一样,平时没有时间接送孩子,为了孩子健康只能频繁地更换午托机构,她向记者抱怨道。

  另一方面,伙食卫生安全更是牵动着每位家长的神经。记者采访一些选址较为偏僻的午托机构时,发现其厨房异味过重,地板也有积水,当记者提出查看相关食品安全证件的时候,负责人迅速转移话题,态度冷淡,拒绝出示。据一些家长反映,伙食条件并没有招生宣传时所说的那样新鲜和丰盛,并且他们也没在孩子托管的机构中看到过相关的餐饮服务许可证。记者还发现一些午托机构房间内没有放置灭火器,消防设备也不健全。

  记者采访了龙坪小学校长叶利清,她也看到了午托的一些隐患。她说,有些午托中心的空间比较狭小,孩子都被挤到一间房子休息,通风也不良,伙食也比较粗糙,很容易引起疾病的传播。午托班连锁更让叶利清感到头疼的是,一些午托机构的老师并不持有教师资格证,不知是否具备辅导孩子作业的能力。

  记者分别采访了市教育局、市工商局、梅江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等相关部门,反映上述情况。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目前国家并没有出台规范午托机构的规章制度,因此他们无权对午托班进行规范管理,也没有资格对午托辅导老师的师资水平进行鉴定,他们主要负责学校的业务。市工商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由于午托这个行业的特殊性,没有相关的规章制度约束,办理营业执照的门槛也相对较低,而且很多其他事项也不纳入其部门的管理范围。据了解,只要办理经营范围为“午间临时看护”的营业执照和“餐饮服务许可证”的午托机构便可以进行经营活动。甚至有些无任何证件,租了块场地便进行招生和服务。

  家长对于午托的态度可谓是又爱又恨。一方面,午托切切实实解决了家长的很多难题,起到了照看孩子的作用;另一方面,一些午托机构的无证经营和存在的一些安全隐患却让他们心惊肉跳。加上各部门权责不清、执法交叉,容易造成监管真空。对此,家长们内心有期盼。

  “午托可以说是这个快节奏时代的产物。我们既需要它,也希望它能往规范化的方向发展,午托班连锁给孩子提供良好安全的环境、健康卫生的伙食和营造一个欢乐的氛围。若是能做到这样,我想大部分家长内心还是很接受午托的。”从事教育行业的家长黄女士和记者分享了她个人的一些想法,她希望午托机构能够自觉担当,以一个“教育人”的意识来严格规范自身;相关部门能够协同配合,引领午托走在正确的道路上。

 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,很多家长出于自身的需求,还是很支持午托这个行业的发展。她们从理性的角度分析了午托的利弊,呼吁相关部门整合资源,加强监督,最终期盼午托能够成为孩子的乐园,皆大欢喜。

  对此,龙坪小学校长叶利清也表达了自己的期许。“一个新兴行业的发展都有一个过程。可以说午托正处于一个‘阵痛期’,可以理解。希望相关部门联合规范,提高他们责任意识,加强管理,从而保证卫生、伙食、消防等各种安全,破茧成蝶,让家长和孩子喜欢”。

  此外,梅江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向记者透露,近期正在加强对午托食品卫生检查工作的部署,加大整治。同时他也期盼教育、工商、消防等部门之间能够相互配合,实现资源共享,做好登记查处工作,形成合力,引导午托健康发展,给孩子提供一个高质量的校外生活,不让午托成为“误托”。

  午托市场的火热有其必然性,社会的需求和时代的发展使其近年来“野蛮”生长,发展成为学校的“衍生品”。记者翻阅字典,了解到“托”字其中一个解释为承托、支持使稳定在某一高度的位置。如何规范完善午托机构、引导其往健康良好的方向发展,最终能更好地“托”住孩子健康成长,是大家都需要思考的一个问题,也是政府部门、午托机构、家长们努力的方向。

  一方面,加强监管,提高门槛,坚决取缔无照经营。制定出台“午托”行业标准,工商、卫生、食药、教育等相关部门应联合清查和监管,对不合乎要求的校外午托班要坚决取缔,并且提高门槛,对于申办午托的机构进行严格审核,保证各方面安全达标。另一方面,加强宣传,增强家长安全意识。加强对非法午托机构安全隐患、食品卫生隐患等宣传查处力度,增强家长安全意识,促使家长自觉拒绝非法午托机构,切断非法午托机构的生源。

  同时,午托机构的经营者、工作人员自身要具备责任意识,努力给孩子提供一个健康安全的环境,让家长放心。另外,午托机构的老师也要多参加业务能力培训,不断提升自身水平,切切实实让孩子“托”有所得。

  此外,作为家长也应该加强与午托机构的沟通,多了解孩子的午托生活状况,遇到问题及时和午托机构协调,必要时可以求助于相关政府部门。只要各方一起努力,相信我们能够“托”住孩子们健康成长。

联系人:曾晓燕       地址:河南省洛阳市春都路53号副食品批发市场门卫楼2楼208号
电话:15137976102